欧日去美元化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原创 2014/6/13 17:03:43]   
字号:
 

    欧洲央行上周将存款利率降低至-0.1%,成为史上首家实施负利率的央行,再融资利率从0.25%降至历史最低点0.15%,,隔夜贷款利率从0.75%降至0.40%,表示将结束SMP冲销,准备实施ABS购买,引入4000亿欧元的更长期LTRO,并将固定利率完全配额延长至2016年末。 

    欧央行为振兴经济打出了一套组合拳,但这套组合政策恐怕也难以解决欧洲经济问题,主要原因有四:一、当今全球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两极分化,欧美现行的经济策略无法改变这一核心矛盾,不能化解这一矛盾,就无法理顺欧洲经济的发展关系;二、欧元为第二大国际货币,低息环境利于欧元输出以及国际间套利,不一定有利于欧盟经济;三,国际货币间矛盾深化,美元扩张制约了欧元区经济的发展;四、从货币原理上来看,负利率政策不是多边受益原则,只能是阶段性货币措施,所以负利率试验效果有待观察。  

    欧央行新出台的货币政策是为了阻止欧洲过低的通胀水平滑向通缩,所以通过负利率等手段刺激通胀,期望降低存款意愿,增加中小企业贷款,提高就业率,刺激消费,进而带动欧盟经济转暖。除了利率政策之外,欧央行还引入4000亿欧元的更长期LTRO,长期再融资计划的延长,说明欧洲银行业的信贷关系还没有理顺,尚未走出融资难的囚徒困境。欧央行续用宽松货币政策,以牺牲系统风控求发展,若再不成功,将会给欧洲经济留下重大隐患,如果未来2-3年欧洲经济增速依然缓慢,欧洲银行业将会变得更为艰难,尤其是中小银行业有可能会重新洗牌。  

    欧央行新货币政策的亮点并不多,除了负利率政策以外,其他基本上是旧政策的延续与旧政策的补丁,例如结束SMP冲销就属于政策补丁,是对过去错误货币政策的纠偏,如不出意料,欧央行应该还备有新QE等手段,会步日本的后尘,根据需要,继续走量化宽松的老路,欧日在美联储收紧政策下续写货币宽松篇章,其意图已不仅仅是区内、国内经济问题,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有深意。  

    2008经济危机之后,美欧日轮番打着悲情牌抛出花样繁多的救市之策,名义上是为了内部经济增长,而实质上都离不开国际货币地位的角逐,欲借国际货币地位获取更大的利益。美欧日为利益共同体,在国际重大问题上保持着合作,但是从国际货币或者汇率问题上看,三者常常貌合神离,近些年来,私底下掰手腕的现象越来越多,有时甚至会大动干戈。华尔街的命运与美元国际地位休戚相关,为了巩固美元地位,华尔街在日元与欧元身上都做足了文章,近几年来,日元的长期升值与欧债议题都是华尔街的作品,这使欧元、日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遭受重创。  

    日元在美元胁迫下可以说吃尽了苦头,但是由于日本在国际政治上处于弱势,唯美国马首是瞻,所以不敢与美国正面交锋,于是就极力鼓噪人民币升值等议题,试图将美日的货币矛盾转嫁到中国身上,在中美关系之间,日本常常会充当这样的角色。美国在国际货币地位上很少讲什么日美同盟关系,从广场协定一路走来,美元只要有机会就会在日元身上套取利益,因此日本为了去美元化可谓绞尽脑汁,零利率政策、悲情主义等都与此有密切关联。日本此番借美国缩减QE之际,反其道而行,加大量化宽松政策,以挽救救经济为名刻意压低日元汇率,实际上走得就是一条去美元化的道路,欧盟紧随其后,其目的也是如此。美欧日元相互之间不断打压套利空间,积极争取国际空间,矛盾实质上已经升级。从经济战略上讲,欧日继续量化宽松之路,不仅仅是为了内部经济的调整,而是具有日益明显的去美元化特征,与美元血拼国际空间,同时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是针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布局。  

    当前,世界各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美国经济稳健上行,成为欧美日三大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国家,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增速整体下滑,但是美元在美国经济向好、欧日继续量宽、中国经济下滑等多重利多条件下,却依然长期维持着低汇率,这一市场动态让人疑窦丛生,令人不得不关注国际汇率市场的操纵问题,令人不得不思考美元的基础货币发行数据的真实性,令人不得不全面检索美国M0、M1、M2、M3、M4等数据,以期全面认识美联储QE退出政策的真伪。美国在国际货币地位的争夺上可以说是用尽手段,所以针对美元长期非常态的波动应报以高度的警惕,美元的日益不透明化,为国际货币体系增添了危险色彩。  

    从国际货币地位的新竞争上看,美元在欧日两大经济体继续宽松的前提下,原则上不会主动收缩美元的国际空间,所以美联储的紧缩政策是否会在欧元政策调整之后有所变化,这是市场需要关注的问题。  

    美欧日在国际货币地位的争夺上矛盾日显,这一矛盾随时可能从汇率矛盾转变为经济矛盾,甚至转变为政治矛盾,国际货币地位攸关着三大经济体的未来的命运,攸关着三者债务输出的能力,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货币环境中,中国的汇率改革时间表变得极为敏感,汇率开放时机极其重要,若时机选择不当,中国就会将美欧日三方的货币矛盾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不仅会成为了美欧日三方汇率博弈的调和者,还将会成为三者联合攻击的目标,成为汇改的牺牲品,这就是当前中国汇率改革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所以人民币在国际化过程中需要密切关注与研究美欧日先期的货币政策,全面深入地研究国际货币博弈的战略战术,为人民币国际化建设好防火墙。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