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不是东方不败 [原创 2014/1/6 9:57:41]   
字号:
 

    在2013年的资本市场中,给予投资者最大思考的,莫过于大宗商品,而在大宗商品中,给予投资者最大思考的,莫过于贵金属。待秋日萧瑟至冬日归藏,树叶尽落之时,才会看清枝干的详貌,面对多数商品的熊市与真金白银的溃退,一些投资者才相信商品是有冬天的,才相信黄金白银是会栽跟头的,才知道黄金既不是东方不败,也不是南、西、北方不败。 

    2012年底,我撰写了《QE4为宽松货币政策设界限》一文,谈到美联储的QE4不同于以往的QE政策,在该文中,我认为:“美联储应该在失业率小于7%与通胀高于2%时就可能改变宽松的货币政策,所以QE4等于给宽松货币政策划定了一个界限。” 现在回头来看当时的思考,方向是正确的。QE4给了市场一个信号,明确了美联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基本条件,正是在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态度转变下,2013年商品市场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大宗商品一路走跌,金银等贵金属也步入了熊市。 

    美联储新策公布,未来每月减少100亿美元的QE规模,这让商品回暖的预期再次变暗,而国内央行前期对通胀问题也发出一些信息,从这些信息来看,央行有可能跟随美联储之后适度收紧,这些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回暖是有限制的,而美欧一些基金由于预见到货币政策将会调整,通胀预期将会减弱,所以在2013年的投资组合上大幅减少了大宗商品对冲,也造成了商品一蹶不振,所以商品整体上处在一个挤泡沫的周期之中。虽然大宗商品价格受货币政策的压制,短中期还难有起色,但有几个重要问题还是要研究的: 

    首先,要关注美联储的QE退出是不是有序的计划。 

    即使QE每月减少100亿美元,明年的QE每个月还有750亿美元的规模,不是个小数字,美联储虽已开始收紧,但经济还是处在一个宽松货币环境下,从经济战略和经济趋势两方面来说,美国能否完全退出QE还难以确定。从内外两种经济环境来说,内环境是要求美联储从紧的,美国经济回暖较快,三季度实际GDP终值年化季率4.1%,远超市场预期,地产回暖更为明显,消费、就业等等经济指标明显向好,所以内环境存在紧缩要求,从目前来看,美联储的收紧政策只要不对股市产生大的威胁,就可以逐步加码收紧,受此影响,美元会适度升值;但从外环境来看,美联储的收紧政策还是有很多变数,作为国际货币的主导者,它会针对欧元、日元定制货币政策,尤其是面对人民币国际化,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排除是一个“变色龙”的角色,原因在下篇有关汇率的文章中再去做专题讨论。总的来说美联储的收紧计划目前还不是一个完整的规划,可变性依然存在,所以美联储2014年的货币政策可以用“缩减超发,适度宽松”这八个字来表达。 

    其次,要关注世界宏观经济的数据变化。 

    美国明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可能会出乎意料的好,预计上半年GDP月均增长不低于3.0%。严格来讲,美国经济的好转并不是QE产生了重大作用,QE最重要的环节是修复金融系统,在修复金融系统之后,QE就完全可以淡出,QE之所以没有及时退出与美元的全球经济战略关系至深。美国经济的恢复其实与股市长期走牛关系密切,以股市景气为核心,向市场输入了血液,引领了经济良性循环,从激活消费开始起步,带动实体走稳,企业复苏稳健,失业率下降,信贷关系改善,地产渐趋景气,而这些因素支持下的债券、金融衍生品、短期资金批发等市场风险开始降低,银行业变得稳健,再加上美元汇率波动减小,大宗商品价格下滑,这就使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矛盾得以缓和,收入和通胀冲突减弱,经济回升就比较快。美国经济回暖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是有提振作用的,全球供求关系会保持稳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商品的熊市会走多远呢?这是值得思考的。 

    但是,对于2014年的世界经济也不能盲目乐观,美中欧日以及发展中国家五大经济区块又各存复杂问题,美国的问题在股市上,欧洲的问题在就业上,日本的问题在汇率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主要问题是在资本市场上,印度、巴西、东南亚国家等都是如此,而中国的问题在地产、地方债还有改革的成败上,虽然我看好2014年世界经济的上半年,但对2014全年还是抱有警惕,因为以证券市场为核心复苏的美国经济,过高的股市令人提心吊胆,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而中国经济就像一个孕妇,怀胎十月却总不分娩,一群经济学者给她做B超,也没分出雌雄,况且这个孕妇还天天念着房地产的经,敲着经改的木鱼,念经的声音还越来越高亢,听着让人揪心,大着肚子又拎着地方债这个大包袱登上了人民币跑车,想在国际公路上飚车,这样的孕妇难免令人担心,所以中国现在是一手创造问题一手解决问题,你能期待的就是当问题手出剪刀的时候,另一只手总是出锤子。 

    从以上这些因素来分析,2014年上半年的世界经济综合情况是多云转晴,下半年恐怕会风云莫测。目前有些商品跌幅严重,可以说已经完成了挤泡沫的过程,所以对于超跌严重的商品,应探讨它周期性底部的可能,不能在全球总体供需关系相对平稳的时期走向空头的极端,但对超跌商品回涨的高度,又不能报以过大的期望,货币政策与复杂经济变数的存在,使市场对商品价格的心理预期不会太高,所以商品明年走震荡格局的可能性较大,这对一些商品投资者来说可能是痛苦的周期,因为在程序化交易的今天,这样的世道很可能就是投资者的绞肉机。 

    对明年商品的行情做了简单的预判之后,我们再来谈黄金的问题。黄金的神话是资本势力造就的,虽然它以货币超发、美元崩溃或通胀为借口去烘托泡沫,但黄金最终还是从天堂陨落以彰显真实,黄金贬值伤害的不仅仅是“中国大妈”和“印度新娘”,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些国家的央行。 

    当有的人在货币超发的时期推崇“金本位”可能归来时,尤其是在国家储备与对冲通胀的声音里,很多人更相信了这些言论,但是这些人却没有认真去研究金融史,当美国人砸烂了布雷顿森林体系,摆脱了美元黄金真身的时候,美元所要表达的不再是货真价实,而是唯我独尊,在信誉与霸权上,它更多地选择了后者,宣扬“金本位”归来等于宣扬美国放弃了霸权,但事实是美元用“劣币驱逐良币”的战略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霸权,更多的国家在储备美元,更多的国家央行被美元所绑架,在这之后,黄金也就从太阳变成了月亮,从炙热变得有些凄凉,即使它还闪耀着光芒。 

    黄金的现实告诉我们,虽然商品的价格与供求关系息息相关,但在现代金融中,一切商品都可能成为资本游戏中的角色,而在大宗市场登录的商品,更容易被资本势力所掌控,商品往往在资本势力的指挥下,一时腐朽化神奇,一时神奇化腐朽,在神奇与腐朽两者之间的轮回里,资本势力吞噬着财富。对于普通的黄金投资者来说,你可以站在黄金树下摇钱,也可能坐在黄金树下瑟瑟发抖,因为为黄金定义的不是你,而是资本势力,这就是定价权的威力,当华尔街满世界挥舞着美元时,你首先要明白手中的黄金是谁在定价,才算得上开始了解黄金了。 

    神是人造的,神像是人刻的,可以引导你,也可以误导你,但在资本市场中你首先要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不然你就是膜拜在一座石像下的迷失者,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心,也就无法在财富上签上你的名,所以在资本造就的神话面前不盲从,投资者才不会做《葵花宝典》的献身者。在黄金的聚光灯下,我看到了中国战略投资到一位普通大妈从高至低全方位的策略缺失,这就是神像下的迷失!在黄金苹果落地之后,我想看到的是一个国家在金融战略上的反思,而不仅仅是普通投资者的反思,但中国会有这样的战略反思吗?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