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市不是打补丁 [原创 2015/7/13 9:13:56]   
字号:

  上篇文章笔者提出应把预防经济危机放在首要位置,之后股市与期货等市场也确实都出现了巨幅下跌的过程,金融市场出了严重动荡,国内出现了金融风险,存在向系统性风险扩散的可能。目前国家采取了强势的救市措施,主要是针对股市的,这是值得商榷的问题.

 

  股市在连续暴跌之后,中央在社会呼声中出台一系列强势措施,为防止股市扩大跌幅,财政部、央行、证监会等各重要部门先后发声稳定股市,证金公司等出巨资入市稳定市场,仅77日和8日两个交易日,证金公司动用的资金规模就合计超过了4000亿元。这次救市可以说是自国内股市创建以来最大规模的救市。  

 

  股市经连续暴跌之后,存在反弹要求,再加上政府强势的救市行为,后期股市应会稳定一个周期,可问题在于股市稳定了,是不是国内金融市场就整体稳定了?是不是经济就整体稳定了?

 

  这次救市过程中存在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各主管部门对期货市场的崩盘几乎闭口不谈,大宗商品市场的严重下挫程度比2008年经济危机时期还要严重,政府在救市过程中居然没有出台相关稳定期货市场的措施。也就是说国内资本市场现在是证券市场与大宗商品市场同时出了严重的问题,挨了两记严重的枪伤,政府在救治过程中却只去补救了一处枪伤,而任由另一处重伤继续恶化,这是救市行为吗?所以现在的救市措施存在很大的漏洞,存在很多令人费解之处,不论从资本市场上看还是从经济上看,国内都没有拿出一个有效的综合治理方案来,目前的救市措施还是一种打补丁方式。  

 

  2008年经济危机时期,国内的商品金融化程度还不高,但是随着国家金融改革的快速递进,时至今日,国内商品的金融化已经具备了相当大的规模,对国内工农业等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因此保证大宗商品市场的相对稳定对稳定国民经济有重要的意义。  

 

  用钢材问题举个例子,就钢材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问题我已经谈过多次了,但是问题至今还在继续恶化,钢材煤炭价格还在连创新低。今年前5个月,中钢协101家会员钢企实现总营收1.3万亿元,同比下降16.9%,重点钢企主业亏损近165亿。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发言称,“螺纹钢都跌到1900块钱/吨了,连1块钱/斤的白菜价都不如”。而钢材前几年最高价时每吨超过5200元。6月份的数据虽然还没有出来,但钢铁行业的情况肯定更糟糕,煤炭等也同样如此。可见国内现在大宗商品市场的恶化情况,以及对国内实体经济的沉重打击。

 

  大宗商品市场事实上是恶性通胀与通缩的两个极端演化,这个演化过程不完全是市场需求问题,这些年来大宗商品的恶性通胀到现在的恶性通缩,很大程度上就是金融炒作的结果,是市场操纵问题,很难想象一个以实体经济为核心的中国会任由这样的价格波动来危害国家的产业发展与国家经济安全。金融本是为实体服务的,现在反过来了,金融是为打击和歼灭国内实体服务的,这对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来说,无疑是灾难性的。  

 

  大宗商品市场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一个过度的炒作问题,是一个操纵市场的问题,是一个过度缺乏法制监管的问题,这和股市是同样的问题。当公安部协同证监会严打股市恶意做空时,股市应声企稳,有人说公安部一查比什么都好用,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就是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缺乏法制,对于刻意破坏市场,刻意扰乱国家经济安全的行为过于放纵,把这些过度作恶者当成市场化的一部分,所以才会导致金融市场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中国金融市场的自由化实际上成为了腐败温床,这是广大投资者深恶痛绝的问题。  

 

  所以我在《中国经济应把预防经济危机放在首要位置》一文中谈到的关键问题就是股市与期货市场要综合治理,不能只救股市。当时期货市场还没有彻底崩盘,但是一拖再拖,结果导致了期货市场也出现了严重崩盘的现象。对股市的非理性暴涨与期货长期熊市的不闻不问,才形成了当前的金融风险,国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来补救,难道还要让这样的监管缺位人为导致的金融灾难继续下去吗?再任由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那就是政策腐败,是政策刻意在制造市场漏洞为腐败服务。  

 

  因此笔者并不认为稳定股市之后,中国的金融市场轻易就会稳定,因为出台的不是金融市场综合治理方案,也不是经济调整的整体方案,按照原定的政策执行下去的话,经济只会更困难。  

 

  既然国家对股市出台了系列措施,那么就应该针对当前的经济下滑与通缩等问题统一治理,股市真正稳定的基础还是国民经济的整体向好,还是实体经济的稳健,这是雷打不动的常识,所以出台股市的救市政策时,考虑的问题应该更宏观,不能只去打漏洞补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全盘考量,不能说今天刚稳定股市,明天期货市场又出了大问题,然后拿着权力与财力在市场上四处打漏洞补丁。国内经济走到现在可以说出的问题已经够多了,再经不起更大的风浪了。  

 

  虽然中央还握有各种手段来稳定经济,但这些手段无非还是量化宽松、积极财政、加大投资等方式,问题是一旦经济再继续恶化,所带来的债务问题会更严重,采用的手段也会更激烈,给未来经济带来的后遗症也越大,鉴于当前经济的困难形式,笔者认为早调整早好,实际上现在政策调整已经有些晚了,给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现在可以说已是火烧眉毛了,回旋的余地并没有那么大。  

 

  2012年美国经济还处在不稳定时期,国内没有多少人看好美国经济,当时笔者撰文谈到美国经济将走稳并会回到3%左右的发展速度,遭到了很多人的嘲笑,后来发展情况与我预估的基本相符,当前笔者再提出一个新分析,提供大家思考。  

 

  美国经济只是周期性稳健,而不是长期性稳健,因为美国经济的实质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当初笔者在谈美国经济复苏时,就美国经济复苏提出了几个重要点,一是增产原油;二是推动地产,再加上稳定股市与美元升值等,这是美国复苏的重要内容,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双修复,美国经济才可能周期性好转。  

 

  美国经济当前表面上虽稳健,但股市的泡沫化问题比较严重,一旦未来美股下跌,笔者预判将是一个较大级别的调整,美国迟迟不敢加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担心股市崩盘,一旦美股再次崩盘,这次美国经济就更难收场了,所以美国不断采用外围的压迫手段,打压其他国家市场,强化美元地位,促使美元回流以支撑维持美国的证券市场等。  

 

  由于美股连续7年牛市,并创出历史新高,投资价值明显下降,投资收益比缩小,中长期会限制资本的不断流入,若资本长期在美股中无收益,那么资本就会逐步退出美股寻找新投资点,由于美股上涨幅度过大,下调幅度也会相应加大,这是成正比的,美国经济可能因此再度受挫。由于美股支撑的不仅是企业的融资等功能,其背后还支撑着美国庞大的债务影子银行等平台,所以美股一旦大幅下挫,美国经济就会再度动荡。因此应充分考量美股未来发展对美国经济的威胁,乃至对整个世界经济的威胁。  

 

  如果中国当前不能有效的稳定经济,积极扩大内需,一旦美国再次出现大问题,那么中国经济之路又在何方呢?如不深入思考这些问题,中国未来要出很大的问题,甚至是灭顶之灾。有些人对美国经济现在过于乐观了,而笔者判断美国未来几年可能还要出较为严重的问题。  

 

  国内进出口由于外需以及虚假贸易的下降,导致进出口下降,这次股灾又打击了一批中产阶层,会进一步严重影响消费,进出口、消费都存在问题,只寄托投资是有难度的,三驾马车现在来看并不能灵活地运转,所以国内经济的稳定并不是有工具有手段就可以轻易解决的。 

 

  从内外两个经济环境来分析,都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而对于中国来说首先就是从自身出发,夯实内部,让经济内循环更协调,把金融改革等力度向教育、医疗、居民收入等改革上侧重一些,释放出国内的消费能力,从消费端、投资端等多点触发中国经济的活力,稳定当前的经济。宏观调控应回到适度的量化宽松政策,而且要明确这一点,不明确这一点,市场就会长期缺乏信心,实体经济就还要继续受挫,经济的不确定就会更多。  

 

  政府还在原定的宏观调整政策与当前的现实之间摇摆,希望政府能勇于调整政策,做出快速反应,纠正经济政策上的一些错误,迅速稳定实体经济,这样做,不仅不会受到社会的质疑,反而会受到社会的好评,能够稳定经济,谁又会不欢迎呢?当前中国处在一个政策性的十字路口,是该做选择的时候了。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