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上篇文章中,笔者提出了对中国股市的担忧,以及股市可能会对经济带来严重的冲击,不幸言中。上证指数两周内暴跌近千点,引起了市场的恐慌,与此同时,大宗商品长期的熊市依然没有改变,一些品种继续暴跌再创新低,这些现象说明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处于混乱之中,从市场的综合现象来分析,国内金融市场处在很危险的境地,如果处理不好,存在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  

 

  股市暴跌以后,许多经济学者呼吁救市,笔者对此表示赞同,但是救市的观点与一些经济学者有所区别。  

 

  第一、当前资本市场不仅仅是证券市场出了严重的问题,而是证券市场与大宗商品市场同时出现了严重问题,所以在处理金融市场危机的时候,要两者兼顾,这样才能有利于解决市场的高风险,仅处理股市问题是远远不够的。就两个市场的稳定而言,限制恶性做空无疑是最有力的手段,这也是美欧在处理金融市场严重危机时所采用的必要手段之一。恶性做空本身就是违规甚至是违法行为,依据法律法规处理市场的违规违法现象是对市场的尊重也是对投资者的合法维护。从两个市场目前的恶化情况来看,商品市场的恶意做空要远甚于证券市场,这不仅严重破坏了价格体系的稳定,还直接威胁了多数行业与产业的安全,这一事态的发展,已经严重地动摇了国内实体经济的走稳,甚至可以说商品的金融化炒作已经把中国的实体乃至经济都拖入到非常危险的境地。所以要妥善处理好煤炭、钢铁等价格崩溃问题,积极稳定市场,才能切实处理好目前的问题。

 

  第二、中国股市的稳定不需要鼓吹改革牛或者其他什么牛,而是需要合理市盈率下的稳定股市,在总体市盈率合理的情况下,在大盘维持稳定的前提下,让投资者自己去挖掘个股的价值,减少整体性的市值严重缩水问题,避免引发投资者群体对改革的集中反弹。要适度限制期指的恶性炒作,限制因期指恶意炒作而导致的非理性巨震,利于稳定股市。总体来说中国股市现在的市盈率是偏高的,如果在市盈率偏高时期去渲染牛市,这是严重误导广大投资者的行为。在这次非理性的行情波动中,国内一些主要媒体或机构要吸取教训,不要再做市场的黑嘴而饱受社会质疑与讽刺。我认为证券市场当前最需要的是区间稳定,而不是再造高泡沫。

 

  第三、国际市场方面,受希腊问题影响,美欧主要股市也出现较大的动荡,对于长达7年之久并连创历史新高的美欧股市来说,市场风险非常大,所以希腊问题一旦没有处理好,欧美市场也可能产生新的大动荡,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国内股市,所以在处理国内资本市场的困境时需要将国际资本市场的新变化考量进来,做好预防工作。

 

  第四、由于中国的经济面临很严峻的考验,所以建议央行在施行货币政策时要有连续性,要给予市场更强的预期,中国经济需要更强的预期,这样才有利于真正的稳定市场,信心就是黄金,有时比货币等政策都重要,因此提醒央行货币委员会以及其他政府部门,莫在经济稳定的关键时期给市场信心泼冷水,导致市场出现大的动荡,使中央的稳定经济工作功亏一篑。

 

  第五、金融改革速度要减缓,要以稳为主,而不是以美国等国家要求的改革时间表为主,金融改革要符合中国经济的发展规律,不能使国内金融改革与实体经济脱节,严重损害国家与民众的利益。笔者赞同一些学者的提出的减缓金融改革的意见,这对稳定当前的经济颓局至关重要。

 

  第六、中国股市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股市,但是中国股市的监管缺位问题依然十分严重,不能总让监管缺位给股市或期货市场带来灾难,是该加强监管的时候了。  

 

  中国经济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严峻的,一旦处理不善就会导致更为严重的问题,所以建议中央要出手果断,快速反应,加大力度,思路清晰,不能再让市场的负面问题不断恶化,从而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往往最简单直接的方案就是处理市场负面最有效的方法,所以针对目前的危机处理要有明确的针对性。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