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宏观调控和当前股市状况的再思考 [原创 2015/6/17 8:51:04]   
字号:
  很久没有撰写经济评论了,主要是想多学习一段时间,莫让自己的思考进入到程式化或固化之中,另外一点是中央对经济的定调与笔者所研究的存在明显冲突,这就需要我密切地关注经济的实际发展动态,少说多看,事实将更具有说服力。

  从上半年国内的经济运行来看,经济发展与我们去年底或今年年初的一些判断基本上是相吻合的,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确实给经济发展带来了许多困难,从前五个月的多项经济数据来分析,GDP增长是不太可能达到7%的,通过进出口等一系列数据来推算,增速应该是回落到6%左右。

  可以说当前的经济形势是很严峻的,是自2008年以来最严峻的时期,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用就业率等个别数据来搪塞经济下滑严重的问题,这是对中国经济发展不负责任。就业数据不仅存在滞后效应,而且无法预警经济危机,譬如说经济危机前后对比,就业数据会出现明显的线性落差,所以当前的就业数据不足以证明经济的稳健性。

  观察目前的经济发展是否稳健,我认为要从以下几个重要方面来思考:1、实体经济是否稳健;2、金融与实体的配套是否合理;3、结构调整是否顺畅;4、债务问题是否得到缓解;5、金融核心银行业风险系数是否合理;6、投资、消费、进出口三驾马车数据;7央行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与经济的平衡关系等等。若我们就以上这些要素来解读当下的经济,会意外的困惑。

  就实体经济而言,看一下生产者物价指数(PPI)等数据,再看下大宗商品与现货等市场的价格基本就一目了然了,实体经济尤其是传统产业已经不堪重负,煤炭钢铁等行业出现了大量失业人员,经营状况也在持续恶化。

  现在看来中央对传统行业的调控明显过度了,所谓的倒逼式改革变成了一刀切,市场规律变成了行政命令,变成了政府规则,这有悖于市场经济规则。如果说倒逼改革一定能产生新的朝阳产业来替代旧产业的话,那么这是经济规律,但问题是倒逼与产业升级不是必然关系。所以宏观调控在很大程度上违背了传统行业的调整规律,将有序的中长期调整变成了命令型的短期一刀切,极端化的调整必然造成了多行业的震荡,这样做的效果不仅没有加快经济的转型,还迫使一部分传统产业负债增加,同时加重了银行的风险,这是调控政策的明显失误。

  举个例子来讲,中国在国际铁矿石高价时期,极力收购澳洲的一些铁矿,收购完成之后,国内又开始强势调控传统行业,造成铁矿石、钢铁价格暴跌,这造成了中国海外收购严重亏损,国家几十亿、上百亿美元补贴这些海外收购。调控造成严重的内损外耗,这样的调控政策确实令人费解。

  污染、高能耗、低效等问题不是一刀切就可以解决的,中国是以制造业为经济核心的,在核心上做手术要慎之又慎,要高度尊重产业的调整规律,不然就会出现严重的经济问题。对于传统行业的过度调控,笔者认为中央应迅速纠正,让传统行业的调整回归到合理的可控的中长期调整之中,这是稳定当前经济非常重要一步,也是缓解工业品价格通缩问题的很关键一步。

  金融是服务业,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对于实体与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探讨最多的莫过于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危机的爆发恰恰就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严重失衡所导致的,所以对于中国的金融改革来说,防止金融改革与实体的分裂是至关重要的备案。

  关于利率与汇率等金融改革问题,笔者过去已谈过很多,这里就先放一下,主要谈下资本市场的问题,首先谈下证券市场。

  股市的合理上涨有利于调动经济的积极性,股市的合理上涨会缓解地方乃至企业的债务问题,满足一些企业的直接融资需求,能够合理调配社会资金,优化资本,合理再分配社会财富。可目前国内股市的发展令人忧心,股市沉寂多年之后猛然一飞冲天,陷入到疯狂的投机赌博之中,极速泡沫化,这严重威胁了经济的发展。中央的调控政策本意在控制杠杆与风险,这也是中国经济缓冲期的调整要点,但是股市的泡沫化与这一思想完全背道而驰,两融加剧股市投机与杠杆化,而且泡沫化的股市在很大程度上封闭了央行的货币政策,本该适度宽松的政策,畏惧于疯牛而踯躅不前,给经济调整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同时疯狂的牛市造成了社会资本向股市高度集中,这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更加困难,消费下降,很容易使股市成为少数人占有多数人财富的最佳机会,使社会贫富分化更加严重,更为关键的是:股市泡沫化是经济危机的重要条件。

  与股市相反的是大宗商品市场的熊市,两者的反差一是说明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占有,说明金改对实体的部分替代,是结构调整的一部分;二是说明宏观调控下实体经济的失速超出了常规。近8、9年来,几乎找不到大宗商品价格的合理区域在哪里,价格不是暴涨就是暴跌,这不是一个要求稳健的经济体应该具有的特征,价格的两级化与商品的金融化是有关联的,而今天的大宗商品市场的熊市其道理与股市是相同的,股市在博弈多头,商品期货在博弈空头,两大重要的资本市场都是处在疯狂的赌博之中,这使高度投机撕裂了货币与商品的正常关系,价格体系更加无序,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经济想不出乱子都难。

  就证券市场而言,还存在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股市泡沫化、人民币高位挂钩美元,如果再加上即将开放的资本账户,这三者显然构成了国际资本撤出中国的最有力条件,这令人不可思议。我们是研究国际国内市场并坚持长期投资的人,这样的资本市场架构与金改政策相结合,难道不是利于国际资本沉重打击中国经济吗?!

  国内现在的一些金融改革以及市场现状已经产生了混乱,制约了经济稳健发展,为经济恶化埋下伏笔,所以建议国家应该高度重视这些问题。

  鉴于篇幅原因,此篇文章先就实体经济与金融改革的一些问题做以探讨,下篇文章接着分析其他问题。(本文作者馨月系和讯网首席财经评论员、资深投资人)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